政策利好离社会办医真正拐点到来还有段日子

国家卫生健康委等十部门发布《关于促进社会办医持续健康规范发展的意见》。这次“意见” 发布,较以往10年间发布促进社会办医系列“国字头”文件最为重磅。可称之是在 医改进程中做出的顶层战略转移,有利于政府与市场各方实操落地的底层商业逻辑发生了改变。


此次“意见”主体内容涵盖有22项重点工作,无论对以前社会办医政策的调整和松绑,还是突破转变的力度,都让社会办医以少有以往的讨论热度,乐观情绪高涨了许多。业内许多人士甚至预言,“意见”为社会办医进一步发展方向带来了真正美好春天。


笔者认为,在新政策趋势导向下,社会办医更应该深刻理解读懂“意见”而不是误读曲解。以为社会办医今后最大的挑战除了目前政策的支持,依赖的业绩量提升和盈利增长点外,如何深度整合 现有医疗服务的资源从而获取新的赛道玩法、红利、话语权也是一个挑战,也是机遇。


比如,“意见” 提出“严格控制公立医院数量和规模,为社会办医留足发展空间”。对于异军突起的社会办医市场来说,留足发展空间并不比营利性医疗机构更轻松,使得非营利性社会办医稳定性发展,面对市场态势进一步的预期有了更多的压力。


实际上,如果公立医院拥有超过90%的市场份额,“垄断”意味着竞争和创新的失衡,那么社会办医就无法成长;如果公立医院依然主导整个医疗市场,社会办医面对业务量无增长迹象的时候,资本能力再强,也很难顶住,必然会身不由己的脱离监管,采取“聪明而投机”的不规范医疗服务行为来保障自己的市场份额。换句话说,如果社会办医背后没有肯烧钱的金主,就会面临不做变现就得死的压力,那个时候社会办医还能坚持现在的立场吗?


笔者认为,“意见”的指导作用,对于众多社会办医者而言,能够有颇为“亮眼”的预期,制定出更加公平的游戏规则才是推动社会办医发展的力量,也能避免社会办医为了适应生存困境,而不得不在灰色地带游走的尴尬现状。


利润微薄,用户增长缓慢,一直是社会办医存在市场培育和影响力的老大难问题。运作方式多是基于传统业务与营销捆绑在一起,在核心业务陷入瓶颈,其他业务暂时没有造血能力的生态系统之外竞争,就不会有明显的拐点。其中,急功近利这个“怪圈”才是业绩量低迷原因,但这并不是社会办医的全部。


比如,医疗服务业务量表现比较惨淡,和公立医院形成了鲜明对照,大多数医疗产品和服务创新实际上都是复制、引进并学习别家医院的产品,占不到丝毫优势,其地位与体量并不相配,更不具有独创性。其实这些问题的背后隐藏的都是战略、策略、团队、价格的信任问题。即便有做得很不错的民营医院,也难有业绩量指标方面体现出增长财报足够多的参照。


短期来看,社会办医的整体发展策略,并不具备优质的医疗服务资源。很有可能不会占据医疗行业核心地位,这意味着社会办医在办医时不够受重视,得不到太多来自资本的支持。倘若能够在业务投入和布局的重点上,发展出具有特色的、完整生态系统的做大,本身就是一种考验。


长远来看,“意见”提出推动社会办医与公立医院同等的职称和人才待遇。正是社会办医面临的又一轮挑战,人才职称和待遇的相关政策“解绑”体现了有关部门进一步推动社会办医发展的决心,取消职称和人才待遇的“限制”对于社会办医市场也会起到一定推动作用。


诚然,人才匮乏对于许多许多民营医院是个难题。但目前许多民营医院还是以往传统人力资源管理架构的驾轻就熟,面对合适人才也做不出来专业拆解,处于“雷声大雨点小”的状态,都在争相贴上“重视人才”的标签,医务人员也是从公立医院退休到民营医院一路顺,缺乏在行业的时间,和有足够丰富的经历。抑或专业背景人才没有用武之地,医院人才专业训练培训体系近乎一片空白,这又怎么解决民营医院从业人员知识单一的矛盾,培养更多技术与文化兼容的管理人才?


如何做到吸引人才不惜 “血本”代价和成本?这些实质性问题仍然是社会办医健康持续规范发展的天花板……因为具备资质的人才不单是人数的问题,还包括业务和学科的匹配度、经验、专业和职业背景。


总的来说,社会办医目标打造医疗服务健康生态,可持续发展的闪光点,更在于打破与之前传统医疗服务的不同,但这并非一日之功。需要社会办医者很快反应过来,从理论再走到实践,围绕着如何实现造血,真正做出社会办医完整的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