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社会都要保护好医生的善良

  □本报记者 孟小捷 穆薪宇

  中国医师协会人文医学专业委员会常务副主任委员袁钟在去医院做培训前总要先提出这样的思考题:为什么说“医院院长是社会活动家而不是企业家”?为什么说“办医院重要的是让员工成为最受尊敬的人”?为什么说“医院是政府和社会善良的面目”?如何动员全社会理解医疗、尊重医疗、支持医疗?这一个个“为什么”背后,究竟折射出怎样的医疗现状,蕴含了哪些值得深思的问题?本期,我们邀请袁钟老师做客“人文会客厅”,聆听他对于医院本质、医学目的以及实践路径所作的观察与思考。——编者

  医院发展要动员社会力量给予支持

  记者:今年春节,网上曾曝出河南项城市某卫生院在医院门口张贴生意兴隆春联的事,一时间触动了公众敏感的神经,引发舆论热议。尽管卫生院随后发布致歉声明,但事实上对卫生院也造成了负面影响。在您看来,这样的生意兴隆对联为什么会让公众觉得难以接受?

  袁钟:这类对联之所以令人难以接受,是因为把医院等同于一般的生意场所了。医院的公益性价值追求和医学人道主义的行善宗旨,是自医院诞生、发展至今的一贯传统。尽管当代医院的任务日益复杂和多元,医院会随着社会发展和科学进步不断改变自己的办院形式,但它人道主义的行善宗旨不应该动摇。这也是公众对于医疗机构的期待。所以,当你听到某家医院的院长将能创收的骨科主任叫“刘三亿”,妇科主任叫“张二亿”时,你会很不舒服。同样,在“双十一”,当你看到一家民营医院打出广告,说“今天生孩子打八折”时,你也会很难受。你会发现,以救死扶伤为崇高职业追求的医学伦理在这里变为经济学伦理了。

  的确,现实中,在某些人眼里,医疗就是交易:医生不就是靠知识和技术换钱吗?对此,我想问一下,如果你在火车上突然倒下了,要请学医的来救你,这个行为是交易吗?你要先给我多少钱,我才会去救你呢?

  记者:现在社会上很多对医院管理方面的培训是按照企业化方向培训的,很多院长都被培养成企业家了。那么,您认为医院院长究竟应该是什么样的定位?

  袁钟:我在清华大学曾给70多位院长上过课。我问他们的第一个问题是:把医院当企业的请举手。马上有十几位院长举手。我说,既然你说医院是企业,那患者是不是就应该是顾客?他们都不说话了。承认患者是顾客,那就是买卖了。下面我又问他们,你是院长,你敢不敢在医院门口,对每个患者说“欢迎光临”,然后每个患者走的时候再说一句“欢迎下次光临”?我们能把医疗当做交易,把生命当做商品吗?

  市场经济有两个特点,第一,客户最大化。假如有一个医院叫某某市人民医院,我是这家医院的院长,那么如果单纯是遵循市场规律的话,我的目标就是让某某市的人都最好成为我的病人。第二个目标,是利润最大化。谁来找我看病,我就希望你是大病,因为治疗大病可以有很高的利润。我们的医疗定位能简单遵循这样的市场逻辑吗?显然不能。

  一些院长说,现在自己想得最多的就是如何挣钱养活大家。的确,医院的筹资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对公立医院,政府是要投入的,社会也应该给医院以资金支持。解放前的医院院长和校长往往同时也是社会活动家。什么叫社会活动家?说直白一点,就是向政府和社会筹钱办院、办校的。医院也设有专门的募款委员会,主要面向社会募款办院。

  这些年,我一直在呼吁医院要建立慈善基金。这个事非常重要。我曾担任北京协和医学院基金会的秘书长,参加过全国376所大学基金会参与的会议。令我遗憾的是,全国只有10所医学院校参加。国内教育界都很善于募集基金来发展教育,但我们医学界对慈善基金的认识和利用还远远不够。

  值得一提的是,广东省中山市,连续32年举行慈善万人行活动,专门给医疗卫生机构捐款。在2019年2月19日开展的慈善万人行活动中,市、镇红十字会共收到认捐款物10823万元。我在北京也曾连续三年举办过慈善募捐晚会,著名演员葛优、张国立、陈佩斯、易中天、周国平等人都来支持过。

  平时在医院,我总是鼓励每一个科室都应该有爱心小屋,请义工、志愿者来和癌症患者、儿童患者、老年患者等一起坐一坐,讲讲故事,唱唱歌。我对院长们说,你们要懂得怎么动员有影响力的人来医院做义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