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拳出击!严打涉嫌恶势力犯罪的“莆式”医院

近日,厦门市公安局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了一起医疗领域敲诈勒索、诈骗的恶势力犯罪集团案件。2018年12月,厦门警方成功捣毁一个以犯罪嫌疑人陈某堂(福建莆田人)、卓某荣(福建莆田人)为首的恶势力犯罪集团,抓获犯罪嫌疑人20名。


这是厦门市打掉的首个医疗领域敲诈勒索犯罪集团,也应该是全国为数不多的将涉嫌经营医疗领域犯罪团伙定性为恶势力犯罪集团的案例。


随着国家“打黑除恶”专项运动的深入,极大的打击震慑了黑恶势力犯罪,从重点地区、重点领域全面展开,涉嫌经营医疗领域犯罪也被纳入打击对象。深圳近日也在全市开展打击医疗欺诈等违法犯罪专项活动,查处一批涉黑、涉恶、涉乱医疗单位。


那些涉嫌黑恶势力犯罪的“莆式”医院,好日子到头了!


以莆田系医院为代表的一批“莆式”民营医院,从他们的发家史开始,浑身就携带着罪恶,从电线杆子贴广告卖狗皮膏药发家,发展到现在的占据全国民营医院80%以上的份额,这里面有多少罪恶?


其实,随便上网一搜,就很容易搜到“莆式”医院的负面新闻,随手拈来,就是满屏满屏“莆式”医院造的孽。


2016年2月24日四川省绵阳市民蒋先生在绵阳协和医院亲身经历的一幕;躺在手术台上,看着才切开的刀口鲜血流淌,医生却说有问题,要加钱才做手术。


在校大学生小曾去昆明泌尿生殖专科医院做包皮切割手术,说好的1380元,最后变成近9000元,因为钱不够,他的学生证也被扣在了医院。


2016年2月28日索先生来到呼和浩特平安医院做手术,手术中遭医生加价7千,不交就把割开的给缝上。


2018年,一莆田系医院员工“因未成功约(诓)来网络咨询的患者,被该莆田系医院老板打断腰椎。


2018年,央视曝光沈阳市于洪区济华医院、沈阳友好肾病中医院等民营医院内外勾结、骗取医保费用的问题。


2018年,楚天都市报讯报道,患者李某黄石博大男科医院涉嫌对患者过度医疗。


2019年4月,患者去吉林博爱医院做包皮手术,术前,医院宣称600元搞掂,开始手术后,患者被临时2次加价费用飙升到一万多元。


2018年,新京报消息称,遵义市欧亚医院招募大量社会人员,对不特定人员进行添加聊天,诱导无辜群众前往医院就诊,并在就诊过程中通过虚构病情、夸大病情、过度治疗等方式骗取群众钱财。


2018年,,一份近万字的民营医院内部培训资料《男科最新内营销模式》被曝光,其中有很多套路,如培训医生如何从病人衣着观察他的消费能力,然后看菜下饭,量身定做,贴身”呵护“,全程跟进。


......


太多了,不一一列举。


“莆式”医院有一共同特点,无论是坑蒙拐骗,用哪种方法,最终的目的就是榨干病人口袋里最后一枚钢镚。比如“术中加价”,他们美其名曰:术中开发,这套伎俩已经被他们玩的炉火纯青:海量的广告轰炸——低廉的价格和天花乱坠的宣传——患者上手术台后以种种理由增加治疗费,甚至威胁不加钱就停止手术。


这些罪恶勾当还包括,竞价排名,术中加价,过度医疗,无证行医,非法行医,欺诈诊疗,对内部人员培训治疗曝光,约(诓)不来病人,就把员工的腰椎打断,凡此种种,与开黑店有何不同?这些行为与黑恶势力犯罪有何区别?


今年3月,国家卫健委、公安部等8部门联合下发《关于开展医疗乱象专项整治行动的通知》,提出,严厉打击以下四类违法违规行为,一,严厉打击各类违法违规执业行为,重点检查健康体检、医疗美容、生殖(不孕不育)、泌尿、皮肤(性传播疾病)、妇产、肿瘤、眼科等社会办医活跃的领域以及违规开展免疫细胞治疗、干细胞临床研究和治疗等行为(以上也是“莆式”医院最主要的经营领域);二,严厉打击医疗骗保行为;三,严肃查处发布违法医疗广告和虚假信息的行为;四,坚决查处不规范收费、乱收费、诱导消费和过度诊疗行为。


这些举措,就是针对以“莆式”医院为代表的民营医院医疗乱象的大力整治,能否有效遏制“莆式”医院长期存在的医疗乱象,遏制医疗违法犯罪,我们拭目以待。


厦门已经将涉嫌经营医疗领域犯罪团伙定性为恶势力犯罪,其他地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