诊所大放开!基层医疗体系变革来了

近日,国家卫健委、改革委、财政部、人保部和国家医保局联合出台的《关于开展促进诊所发展试点的意见》,那么对此业界人士怎么看呢?《诊锁网》小编为您盘点网友的精彩评论。

诊所大放开,说明现有基层医疗体系亟待完善!

业内资深人士@三国智库杨金宇:我国基层医疗服务不是水平高低问题,也不是机构覆盖问题。而是服务驱动力不足,本质是僵化的行政化医疗体制。

2009年的新医改政策驱动下,我国的社区卫生站/中心形式的基层医疗体系,基本完成了对基层医疗卫生服务的覆盖,从服务资源而言已经不缺乏。这个时候还要发展诊所,说明原有布局的社区卫生服务站/中心没有尽职,需要新设诊所打补钉,或替代不起作用的原来的基层医疗体系。

另外,可以调查一下,我国大中城市目前,社区卫生服务站/中心的覆盖率,还有这些社区卫生服务站/中心中有多少民营性质的(超过50%),就知道留给诊所的市场空间是多少,还有医保的支付空间是多少。

前几天,北京医保的有关人士在吐槽北京某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居然一年用了一个亿的医保。3年前我在青岛调研,发现青岛的某些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站的药占比居然高达90%。

转向审核医师资质:会让诊所真的活起来!

网友石钧平:2010年8月,原卫生部制定发布的诊所基本标准是“至少有1名取得执业医师资格,经注册后在医疗、保健机构中执业满5年”。而这次的标准做了进一步提高,从以往重点审核设备设施等硬件调整为注重对医师资质和能力的审核,要求在诊所(不含中医诊所)执业的医师必须取得中级及以上职称资格。

这是一次质的飞跃,它会让诊所真的活起来,我从医20多年,开诊所10多年来,深深地感觉到,如果没有诊病能力,只靠仪器设备是不会看病,不能给老百姓解除病痛的,诊所也不能持久安全存活的。

连锁诊所大发展的机遇来了!

邻家诊所创始人李建华:5年来的不懈建见和实践探索,终于等到国家五部委联合颁发关于促进诊所发展试点的指导意见。尽管尚未形成条例政策法规,还会受到相关权力部门和既得利益者的阻挠和拖延,但毕竟是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中国分级诊疗、医生自由执业、连锁诊所大发展的机遇与挑战,犹如星星之火,必将燎原……

政策尚不明朗,普通医生难以大量辞职开诊所!

网友ELA:香港诊所医生可以同时在公立医院工作同时开诊所,诊所的药价,诊金自己定价,随市场波动,诊金政府只限制在2000港币以内,诊所医生可以按自己收取,只要不超过2000港币即可,出现医疗纠纷,如患者在诊所闹事,报警几分钟警察单到位,不会因为医闹影响正常诊疗活动。

内地就算政策放开也用处不大,公立医院的领导们不可能让普通医生同时两边工作,目前很多医院只有科室主任或副主任有足够空闲时间能开诊所,但很多主任只要参加医药公司会议或讲课,出场费讲课费比开诊所挣的更多,所以不可能有动力去开诊所,而普通医生除了领导不允许,平时很多时候工作量超负荷,也没用更多精力开诊所,而目前政策不明朗,各种制度跟不上,普通医生暂时也不可能大量辞职开诊所。

诊所医师申报高级职称没必要,主治应是最高级别!

橙信诊所创始人郑慧正:文件表示,全职在诊所执业的医师申报高级职称时,按照改革完善基层卫生专业技术人员职称评审有关政策规定,可以实行单独分组,定向评审,外语成绩不作为申报条件,对论文、科研等不作硬性规定,侧重评价临床工作能力和服务质量。

这是多此一举,主治医生就是医生的最高级别,如何尽快的建立专科医师标准化的培训,以临床技能为考核的标准不在于论文、外文,来做评量,这才是根本之道。

另外,很多诊所的规范早都过时了,需要全面的改革。目前绝大部分都是一次性的耗材,这还规定每个诊所需要有消毒室,这根本就是不合实际的。

此外,现在诊所的设立还需要周遭社区民众的同意,必须公告10天,这也是不合理的,会让民众以为诊所像毒蛇猛兽,会造成居民的恐慌,而国际上是没有这类要求的。其实诊所是居民的好邻居,健康的守护神。民众需要信得过,付得起、离得近的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