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玉蛟教授:三期肺癌,治愈有望

  “三期肺癌和四期肺癌的治疗目的以及预期是不一样的,四期往往是延长生存期,而三期则是临床治愈,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PD-L1抑制剂——Durvalumab(简称“I”药)免疫治疗对三期肺癌患者价值更大。”在美国顶尖医院MD Anderson癌症中心的张玉蛟教授看来,免疫治疗给三期肺癌患者带来的是临床消灭癌症这一终极目标,意义极大。

MD安德森(MD Anderson) 癌症中心胸部肿瘤临床放疗主任,立体放射外科中心主任 张玉蛟教授

  据张玉蛟教授介绍,三期肺癌和四期肺癌的差别是很明显的,从肿瘤所在的位置来说,三期肺癌就是肿瘤还局限在胸腔里面,局部生长,而四期肺癌,通常已经转移到胸腔外的脏器了,比如说肝脏,骨头、大脑等,所以在癌症的发展阶段中,三期肺癌较四期肺癌更早一些。

  将免疫治疗应用到三期肺癌患者已是大势所趋

  从治疗角度来说,三期肺癌治疗的目的是以治愈为主旨,而四期肺癌的话主要是延长生存期和改善生活质量,而不是治愈,因为通常来说四期肺癌治愈的可能性已经很小了。

  什么是免疫治疗?张玉蛟教授形象地比喻到,人体的免疫系统等于是机体的防御机制,可以有效排斥病毒、细菌、肿瘤等坏东西,肿瘤的发生则是由于机体内外环境失衡导致的,它就像一个螃蟹,是个坏孩子,横冲直撞,不守规矩,理论上我们机体的防御机制是可以识别它的,但因为肿瘤是从机体内部长出来的,所以免疫系统的识别功能会差一点,这就是肿瘤形成的原因。

  免疫治疗的作用机制,就是能够识别肿瘤细胞跟健康细胞的区别,识别之后再对肿瘤细胞进行有效的攻击。目前世界上研究相对最多的就是PD-1/L1通道,这个通路本来是抑制免疫功能过强的一个机制,防止过强的免疫功能伤害到正常的组织器官,比如心脏、肝脏、肾脏等,现在因为肿瘤的存在,我们希望免疫功能一直不要那么多,要敏感一点,所以我们通过PD-1/L1抑制剂把这个抑制机制阻断掉,就像刹车松开之后,车子就跑起来了,能够更有效地杀灭肿瘤。

  为什么免疫治疗没有一开始就作为三期肺癌乃至一期二期患者治疗方面呢?

  据张玉蛟教授介绍,免疫治疗首先是在四期肺癌开展临床研究的,所以首先在四期肺癌捷报频传,免疫治疗对于20~40%的四期患者显示了很好的疗效,不仅可以明显的控制肿瘤的生长,也能够显著延长患者的总体生存。

  当前,免疫治疗已经成为化疗不敏感的四期肺癌患者的标准治疗;对于没有用过化疗的四期一线患者,化疗联合免疫治疗,或者PD-L1高表达患者,免疫治疗单独使用,已经成为了新的标准。

  研究显示,原来的四期肺癌患者五年生存率是5%左右,现在已经有O药的研究提示4年生存率达到了17%,5年生存率达到了15%,几乎是原来的3倍。

  那么同样的机制现在延伸到分期更早的三期肺癌,过去的十年中,三期肺癌的治疗基本没有太大的变化,PACIFIC研究掀起了三期肺癌的太平洋风暴,根治性放化疗加PD-L1抑制剂:“I”药免疫治疗,使的患者的生存期显著地大幅延长,目前PACIFIC的中位生存时间以及5年生存率目前还未公布,但是3年生存率达到了惊人的57%。

  可以说,PACIFIC研究是里程碑式的突破,这个里程碑一出现之后,美国NCCN指南就立刻更新了三期肺癌的指南推荐,把根治性放化疗加Durvalumab(简称“I”药)免疫治疗列为三期肺癌的标准治疗方案。

  同理在早期肺癌中,手术或者放疗加免疫治疗已经成为目前的一个研究方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免疫治疗在早期肺癌也会有很好的结果问世。

  早期肺癌患者的肿瘤相对较小,敌人的力量没那么大,机体的免疫功能也可能更强一点,有可能免疫治疗的疗效也会很好。

  免疫治疗或将引发肺癌治疗的一场革命

  未来免疫治疗的趋势将是在长度、宽度和深度上的扩展。

  所谓长度,就是指除了三期和四期肺癌,未来可能在早期肺癌向新辅助和辅助治疗探索。

  所谓宽度,则是指免疫治疗和其他的疗法联合,比如放疗,化疗,靶向治疗,抗血管生成等,创造更多排兵布阵的组合拳,让更多的患者通过免疫治疗获益。

  所谓深度,则是找到那些通过免疫治疗高度获益的患者特征,比如生物标志物,让免疫治疗更精准。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了解了免疫治疗的实际情况后,回到大众或者患者很关心的问题:为什么免疫治疗很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