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一个肿瘤患者,更别忘记,她还是一个女人!

  “乳腺肿瘤患者”只是对她的称呼,她还是一个女人,一个生命。

  "我们除了要考虑她们作为肿瘤患者的需求,更要重视她们作为年轻女性的需求。”吴克瑾教授说道。

  “2019年第五届红房子论坛暨国际妇产科高峰论坛 ——乳腺肿瘤支撑学科论坛分论坛”将在上海6月15日召开。本次分论坛坛主——吴克瑾教授(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乳腺外科主任)向《医学界》提前剧透:“今年,乳腺肿瘤及支撑学科分论坛的靓丽特色将围绕年轻女性的乳腺手术展开,聚焦在年轻女性的乳腺癌外科及内分泌治疗。”

  “内外兼顾”的乳腺癌治疗,体现医生的人文关怀!

  乳腺癌患者不仅扮演着肿瘤患者的角色,也充担着女性身份。作为一名乳腺外科医生,不仅要顾及他们“内在”——乳腺肿瘤的治疗,也要考虑到他们的外在需求。乳腺癌是体表的肿瘤,它对外形的要求非常高。我们可以通过保乳和乳房整形技术,来满足女性对身材的要求,维护她们作为女性的尊严和骄傲。医生对患者的人文关怀是肿瘤治疗的灵魂体现,更是一名医生对待生命应有的态度。

  尽管从流行病学数据统计来看,并没有发现年轻乳腺癌患者的发病率在增高。但事实上,来红房子医院看病的患者,以年轻女性居多。根据2018年各大医院统计结果显示:年龄小于50岁乳腺癌患者占了53%。也就是说,越来越多的年轻女性出现了乳腺疾病。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这些年轻的患者在接受治疗以后,就被剥夺了做母亲的权利。考虑到乳腺癌是个全身性的疾病,我们给患者做肿瘤化疗时,应格外重视卵巢功能的保护。通常年轻的患者在接受肿瘤化疗后,月经恢复快,而年纪大的患者不仅恢复缓慢,还会出现因化疗导致的卵巢早衰。曾经有个38岁的病人,在完成一系列肿瘤化疗后,突然想起自己还未生育。但是化疗已经使她的卵巢功能损坏,极大地影响了生育功能。面对这一残忍的事实,她该怎么办?

  通过这个发生在其他医院的反面例子,时刻警醒着我们严格遵守一个原则:在进行全身治疗前,我们要给患者做卵巢功能评估,一定要充分地和病人沟通,了解她们的生育要求,告知其在化疗过程中可能承担的风险,如卵巢功能的损害,生殖力的减退等,并给出相应保护措施。保护生殖功能的手段繁多,其中比较值得肯定的是保存病人卵子、冻存胚胎。或者使用卵巢功能抑制药物,使卵巢处于休眠状态。设身处地地为她们着想,是医生对病人的人文关怀。我们不仅要把患者当做一个肿瘤病人来关爱,更要把他们作为年轻女性来关爱。

  思维误区:得了乳腺癌=不能生娃?

  很多女性都陷入了一个可怕的思维的误区:我得了乳腺癌后就不可能生孩子了!

  然而,这是错误的!

  对于年轻乳腺癌女性,我们会先做一个风险评估。如果是低风险的情况,治疗两年后,中断治疗,则可考虑怀孕和生育。如果是高风险的病人,我们建议在治疗完成后的五年以上,经过综合风险评估再考虑怀孕。如今,红房子医院已经帮助很多年轻病人摆脱疾病,重拾美丽自信,获得生育希望。每个进入房子的年轻乳腺癌患者都由红房子多学科诊疗团队(MDT)专门负责 。乳腺外科携手妇科、遗传生殖科、放射科、检验科等多学科、帮助患者合理规划、管理疾病,为他们制定个性化的治疗和生育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