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圣张仲景:中药14种给药法

现代中医的临床用药主要以口服、外用贴敷给药为主,直肠给药、舌下含服等仍有少量使用,结合现代医疗技术,还可静脉给药等等。

本文回顾了仲景的给药方法,仲景在《伤寒论》与《金匮要略》中,除内服给药外,还提出了其它给药法。

根据有关条文,可总结为14种给药法。现述要如下。

医圣张仲景:中药14种给药法

1.洗身法

《金匮·百合狐惑阴阳毒病证治篇》载:“百合病,一月不解,变成渴者,百合洗方主之。”又载: “以百合一升,以水一斗,渍之一宿,以洗身…...”。

百合病,病久不解而变成渴,邪热留聚在肺,选甘微寒、清肺润燥的百合渍水洗身,此以寒治热也。盖皮毛为肺之合,其气相通,泄皮毛热即泄肺热。

药物浸渍或煎汤后洗身用于疾病防治的方药很多,如吾地乡人以苏叶煎汤沐浴治疗感冒,其效甚卓。

2.药摩法

仲景在《金匮·中风历节病脉证并治篇》中提到头风摩散方。以“大附子一枚(炮)、盐等分为散,沐了,以方寸七,以摩疢上,令药力行”。

仲景将本方用于偏头风症,附子辛热以劫之,盐之咸寒以清之,内服恐助其火,火动而风愈乘其势矣,而以药掺痛处按摩之,法捷而无他弊。

3.含咽法

《伤寒论》中云:“少阴病,咽中伤,生疮,不能语言,声不出者,苦酒汤主之。”

以半夏末内苦酒(醋)置去黄鸡子内,三沸去渣,少少含咽之。本方半夏涤涎,鸡蛋清敛疮,苦酒消肿。

笔者曾对咽喉肿痛生疮、声音嘶嗄者进行验证,其效用与珠黄散、绿袍散不差上下。

4.着舌下法

仲景在治尸蹶,脉动而无气,气闭不通,故静而死者,提出“令人以桂屑着舌下”。

舌下含化确为有效的救卒死给药途径,近代用硝酸甘油片舌下含服治疗心绞痛,较仲景倡此法要落后一千余年。

日本有人用猪大肠水解蛋白舌下含服疗痔,其机理与本法不谋而合。

5.点烙法

《金匮·妇人杂病脉证并治篇》中载小儿疳虫蚀齿方,以雄黄、葶苈二味,末之,取腊日猪脂溶,以槐枝绵裹头四五枚,点药烙之。

笔者认为蛀齿以雄苈液点烙蛀洞中,能够杀蛀虫,止疼痛。与其它方药相较,此方功卓。

6.坐浴法

狐惑病,蚀于下者,以苦参汤洗之。方载:“以苦参一升,以水一斗,煎取七升,去渣,熏洗。”

苦参苦寒,清热燥湿,祛风杀虫,对肛、阴部因湿、热、风、虫引起的湿疹等症,坐浴熏洗之,效验颇著。

医圣张仲景:中药14种给药法

7.坐药法

《金匮·妇人杂病脉证并治篇》载内阴户方二则,沥阴中汤一则。

妇人阴中下白物,以矾石丸内之。

湿热白带用解毒化湿之品局部用药,已被后人接受。如阴道炎、宫颈炎的治疗,阴道内坐药法简而效捷。

妇人阴寒,温中坐药,蛇床子散主之。以蛇床子“末之,以白粉少许,和合相得,如枣大,绵裹,内之,自然温”。

子宫寒湿,取辛温燥湿的蛇床子内阴中,助阳驱阴。寒湿型阴道、宫颈疾患加用蛇床子坐药,其功自倍。

妇人阴中生疮蚀烂者,以狼牙草三两,以水四升,煮取半升,以绵缠筋如茧,浸汤沥阴中,日四遍。

阴中生疮蚀烂,为湿热毒邪蕴结阴中为患,以狼牙洗之。

苦能清热、辛能散邪、毒能杀虫也。浸汤沥阴,与今日之阴道冲洗法,何其相似乃尔。

8.烟熏法

狐惑病,蚀于肛者,以“雄黄一味为末,筒瓦二枚合之,烧向肛熏之。”

考雄黄之主要成分为三硫化二砷,以火煅烧后,便分解及氧化为三氧化二砷,即砒霜,其毒性大增,对肛门风、毒、虫疾确具疗效。

笔者认为后人将砒剂配制成枯痔锭、枯痔散用于痔疾,与仲景之法,其理类同。

9.渍脚法

《金匮·中风历节病脉证并治篇》载矾石汤治脚气冲心,《金匮·杂疗方篇》载救卒死而壮热者方,均用矾石煎沸后浸(渍)脚。

治脚气冲心方中,矾石用二两;救卒死而壮热方中,矾石用半斤。

矾石味酸涩、性燥,能却水收湿解毒,渍浸足踝,能起解毒收湿、引浊下行、收敛阳气之功,故对因湿毒引起的冲心、卒死,有一定疗效。

汉代而下的历代医案中,渍脚法治疗吐血、衄血、头痛的案例很多,扩大了仲景渍脚法的使用范围。

10.外掺法

《金匮要略》中载外掺方二则。

治金刃伤皮、肉、筋、骨的金疮,用王不留行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