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岁小伙突发腹痛 主动脉夹层破裂索命

主动脉夹层”是临床常见的急危重症,近年来发病率呈上升趋势。“主动脉夹层”一旦发生,再加之破裂,生命就会迅速进入倒计时。前不久,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奇迹一般终于将命悬一线的22岁小伙子挽救回来。

  “我要死了”,年轻小伙毫无征兆突发腹痛

22岁,正是青春飞扬的年纪,而来自大同的小王,这次却遭遇上了大难。

5天前,没有任何原因,一阵剧烈上腹痛突然袭来,持续撕裂样的疼痛如同活生生地受着“割刑”,并不断向后背放射,痛不堪言的小王苦楚地吐出一句“我要死了!”随即昏死过去。

见到大汗淋漓、浑身湿冷、呼之不应的小王,妈妈慌了神,赶快呼叫救护车,把儿子送到当地医院。

经过三天的超声、CT等系列检查,加之剧烈疼痛、呼吸困难、气管移位的症状,当地医院判断,小王可能是主动脉夹层,但碍于当地技术有限,医生叫来小王妈妈,建议尽快赶到北京大医院,也许能救。

  “手术风险太大”,最好的结果是高位截瘫

妈妈以最快速度把小王送到北京的医院。

经CT检查明确了主动脉夹层破裂的诊断,应该考虑紧急手术。但医生在查体时发现了小王胸前的手术瘢痕,原来在他3岁时曾做过室间隔缺损修补术。我们知道,心脏手术中,需要让心脏停跳,用一套暂时替代心肺工作的体外循环系统来维持全身血液流动,保证组织的供血供氧。但手术后的心脏,是不能做体外循环的。

这也就意味着,因为心脏解剖结构有改变,加之术后造成的组织粘连,以及此次发病造成小王升主动脉根部流量扩张,如果此时再次手术,就要承担更大的风险,是否下得了手术台毫无定数。

“孩子情况复杂,随时有生命危险,医生说冒险手术,最好的结果是高位截瘫,所以建议我们回家。”因病情复杂两度进京的小王妈妈在被医生告知无法救治后,不得已返回当地。

  “太年轻不忍放手”,医患携手同心寻恩人

儿女是父母的心头肉,不甘心的妈妈为了救儿子,祈求当地医院专家想想办法,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儿子离去。

小王的病情也牵动着当地医院医务人员的心,很快院长通过“万能”的朋友圈,寻找到在主动脉瘤主动脉夹层和血管畸形有丰富经验的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血管外科张学民教授,并迅速通过微信加为好友。在经过微信初步了解小王病情后,张学民医生还是倒吸了一口凉气,但不忍心看到年纪轻轻的生命在家等死,他最终还是决定一试。

三天折返北京三趟,为救儿一命,妈妈把最后希望寄托在了北京大学人民医院。

  “寻找真凶”,竟是先天血管畸形惹的祸

当晚,小王就被送进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血管外科病房。

见到小王,张学民医生用“非常瘦弱”来形容,1米68的身高仅有52公斤,预示着小王并不是完全健康的小伙子。

苍白的面色,让张学民医生的第一反应是——有失血。经检查血色素仅有8克多,估计小王失血量至少有1600毫升(每低1克血色素,大约出血400毫升)。

继续查体发现:气管右偏,左肺呼吸音听不到,叩诊呈浊音。外院CT可见小王主动脉弓部呈左弓右降,降主动脉局部夹层,并有造影剂向左侧外溢,双侧胸腔均有渗液,左侧胸腔大量积液。凭借临床经验,加之小王心率快、呼吸急促的表象,张学民医生清楚,这并不仅仅是胸腔积液,左侧肺被挤压(左肺被大量渗出的血液和液体挤压造成),说明主动脉夹层已经出现了破裂(夹层破裂后的出血渗向胸腔)。

除此之外,“主动脉弓部可疑缩窄”引起了张学民医生的注意。为确保手术顺畅,他积极“探路”,通过超声心动检查,发现其心脏射血走向,比正常人多拐了一道弯,变成左弓右降(正常人左弓左降),从片子上也可以看到其降主动脉呈双腔征。

由此证明,小王的发病真凶,并不属于绝大多数的高血压,而是小王本身的主动脉先天发育异常所致,即主动脉假性缩窄合并先天性主动脉瓣二叶畸形。

最终,小王被确诊为:急性破裂主动脉夹层动脉瘤(B型),即降主动脉夹层。

  “再现新问题”,快速调整方案让探路先行

入院时的小王血色素下降,左侧胸腔大量积液,考虑动脉瘤已经破裂,为挽救生命,入院当晚应立即紧急手术。但术前发现的一系列问题还是让张学民医生团队产生了顾虑,因为采取创伤小的腔内介入手术,同样需要满足诸多条件。例如:支架覆盖区域?支架类型的选择?主动脉假性缩窄段远侧血管扩张呈瘤样,而腹部主动脉口径正常,病变段上下口径差较大,支架口径要如何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