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身麻醉下拔牙后嗅觉味觉改变二例

例1患者,女,23岁。因“双侧下后牙疼痛不适3月”入院,于全麻下行“38、48阻生牙拔除术”。患者既往体健,否认有药物过敏史,味觉、嗅觉无异常。术前用药:盐酸戊乙奎醚0.5mg、格拉司琼3mg、咪达唑仑2mg、枸橼酸芬太尼0.15mg、依托咪酯16mg、罗库溴铵50mg、地塞米松5mg。经鼻气管插管,管径6.5mm。术中用药:丙泊酚4~6mg·kg-1·h-1,枸橼酸瑞芬太尼0.2~0.4μg·kg-1·min-1,顺苯磺酸阿曲库铵0.1~0.12mg·kg-1·h-1,右美托咪定2~5μg·kg-1·min-1,间断给予枸橼酸芬太尼0.15mg,结束前30min给予氟比洛芬酯50mg。手术时长2.5h。

 

术后用药:阿托品1mg,氟马西尼0.5mg,新斯的明2mg。镇痛泵配方:氟比洛芬酯150mg,枸橼酸舒芬太尼100μg,盐酸格拉司琼9mg。术后第2天患者出现嗅觉、味觉丧失症状。院方建议出院后定期复诊。

 

术后1周,患者诉无法辨别酸甜苦咸,无法闻到任何气味。术后2周,患者味觉开始恢复,能闻到强烈的香味或烟味。术后1个月,患者味觉已基本恢复,可以辨别酸甜苦咸;嗅觉功能也明显好转。术后2周和1个月复诊时,对其进行异丙醇吸入试验以确定嗅觉功能。

 

测试前,先让受试者嗅2次蘸有70%异丙醇的试纸,以熟悉气味;移走后,让受试者闭目闭口、端坐平静呼吸。测试开始时,试纸先置于受试者鼻尖下方30 cm,受试者每呼吸1次,试纸向上方移动1 cm,至受试者嗅到异丙醇气味止,记录鼻尖至试纸的距离,测试3次取平均值(大于15 cm为嗅觉正常,10~15 cm为嗅觉障碍,小于10 cm为嗅觉丧失)。术后2周为11 cm,提示存在嗅觉障碍。术后1月为16 cm,提示嗅觉恢复。

 

例2患者,女,21岁。因“摄片发现上颌前牙区多生牙1周”入院,于全麻下行“上颌多生牙拔除术”。患者既往体健,否认有药物过敏史。术前用药:盐酸戊乙奎醚0.4mg、盐酸格拉司琼3mg、咪达唑仑2mg、枸橼酸芬太尼0.15mg、依托咪酯14mg、罗库溴铵50mg、地塞米松5mg。经鼻气管插管,管径6.5mm。

 

术中、术后及镇痛泵用药同例1。手术时长1h40min。术后第2天患者出现失嗅、失味。术后1周,患者诉味觉已开始恢复,嗅觉功能仍然丧失。术后2周,患者能闻到强烈的香味或烟味。异丙醇吸入试验结果为13 cm,提示存在嗅觉障碍。术后1个月,患者味觉已基本恢复,可以辨别酸甜苦咸;嗅觉功能也明显好转。异丙醇吸入试验结果为20 cm,提示嗅觉恢复。

 

讨论

 

术后嗅觉障碍的机制虽然并不明确,但多篇文献提示麻醉药物可能是最大诱因。Salvinelli等报道了1例在鼻内使用4%利多卡因后,出现永久性失嗅。Mayell等报道了1例由于慢性疼痛而使用鼻内氯胺酮镇痛,最后也出现了永久性失嗅。据作者推测,鼻内使用局麻药并与嗅裂接触可能是导致失嗅的原因。此外也有难以解释的病例。如Cassid等报道了1例15岁失嗅患儿,在其硬膜外使用类固醇注射后,失嗅症状突然好转。因此,引起失嗅的病因和机制非常复杂,还有待进一步研究。术后味觉丧失的病例也已有报道。

 

Cardoso等报道了1例经喉罩给予全麻的患者在术后出现短期失味,推测喉罩的压迫是造成舌神经损伤的原因,而舌神经受损又可以进一步导致失味。此外,味觉和嗅觉通常被认为可以相互影响,但一项对600例失嗅患者的味觉进行测试的研究显示,失嗅并不会引起失味。所以,失嗅和失味的相关性还需要进一步研究。一些麻醉药物被认为影响了中枢或外周神经系统,并且造成嗅觉、味觉神经上皮的损伤。除了利多卡因和氯胺酮,有研究表明丙泊酚也可以引起失嗅失味。

 

丙泊酚能刺激中枢神经系统的抑制型γ-氨基丁酸A型受体,进而抑制嗅觉味觉通路。在动物试验中,丙泊酚扰乱了小鼠味觉及嗅觉的记忆,并且在全麻后影响其气味辨别能力。这说明丙泊酚有造成失嗅失味的潜在风险。但由于丙泊酚是麻醉诱导和维持的常用药,且失嗅和失味均为偶发现象,因此断定它是造成本次报告失味和失嗅的原因还证据不足。虽然术后失嗅失味的现象较少见,但这种并发症会严重影响患者的生活质量,并导致相应的医疗问题。如患者在味觉丧失后,进食时可能添加更多糖和盐来提升口味,并将导致糖尿病或高血压的恶化。

 

因此,麻醉医师在麻醉时应充分考虑到失嗅失味的可能性。避免鼻内使用氯胺酮;限制使用浓度≥4%的利多卡因;避免喉罩过度充气,或短时间的手术避用喉罩,这些措施都将有助于降低嗅觉味觉丧失的风险。此外,外科医师在全麻手术前谈话时也应告知患者此类并发症的可能性,并将其纳入手术同意书中。

 

原始出处:


王方,李嘉良,尹楠,吴煜农.全身麻醉下拔牙后嗅觉味觉改变二例[J].临床麻醉学杂志,2018,34(04):412-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