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 in class药物带来乙肝治愈新希望

新一代的口服直接抗病毒药物让丙肝实现了治愈,但是慢性乙肝(HBV)感染患者目前仍需要长期甚至伴随终生的治疗。全球大约有20亿的HBV感染患者,不过其中大多数都属于急性感染,人体的免疫系统能够迅速发挥作用而彻底清除乙肝病毒。另外有3.8亿感染患者属于慢性感染,病毒会藏匿于组织和器官中而无法被免疫系统和药物彻底清除。

丁型肝炎病毒(HDV)感染并不常见,通常见于合并乙肝病毒感染患者。因为丁型肝炎病毒的复制需要HBV为其提供外壳、组装的帮助,所以HDV也被成为HBV的卫星病毒。HDV感染一样可以分为急性感染或慢性感染。HBV/HDV共感染患者的各种并发症风险更高,影响全球大约1500万-2000万人,目前尚无任何疗法获批针对这类患者。

HBV及其卫星病毒HDV若想成功感染宿主细胞,必须结合肝细胞表面的受体分子因此,如能找到该受体,将有助于深入理解乙肝感染机制,并为感染及相关疾病提供有用的治疗靶点。

研究人员发现,肝细胞表面一种叫做肝脏胆汁酸转运体(NTCP,牛磺胆酸钠共转运多肽)的蛋白能够与HBV包膜蛋白的关键受体结合域发生特异性相互作用,正是HBV感染宿主细胞所需的受体。因此,阻断NTCP,就有希望治愈乙肝。bulevirtide(Myrcludex B)正是一款靶向NTCP的First in class药物。

近日,Myr Pharma在欧洲肝病学会年会上报道了bulevirtide一项IIb期研究的积极结果。数据显示:接受bulevirtide联合聚乙二醇干扰素α联合治疗48周后,有超过50%的HBV/HDV共感染患者体内已经检测不到HDV RNA。同时,也有一部分受试者体内的乙肝表面抗原(HBsAg)达到了无法检测的水平。更为重要的是,这种效应在停药之后仍能持续,这也意味着bulevirtide未来有望成为治愈乙肝的一个选择。

bulevirtide获得了FDA和EMA授予的治疗HDV感染的孤儿药资格,被EMA列入了优先药物(PRIME)计划,同时获得了FDA的“突破性疗法”认定以及英国药品和健康产品管理局(MHRA)的“极具希望创新药物(PIM)”认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