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利德NASH新药三期临床失败下 回顾2018年临床失败案例Top13

原标题:吉利德NASH新药首个三期临床失败之下,回顾2018年临床失败案例Top 13

2.It’s a flop: Gilead’s toplate-stage drug selonsertib flunked its first Phase III NASH trial

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布隆博格公共卫生学院G.Caleb Alexander博士及其同事的计算,新药支持FDA获批的关键临床试验成本平均为1900万美元。虽然这只是新药研发成本约25.58亿美元的冰山一角,也足够惊讶的。去年,麻省理工Andrew W. Lo博士等统计了2000年1月1日至2015年10月31日的406,038项临床试验的成功率,包括21,143多个药物,发现眼科药物的临床成功率最高达32.6%,心血管和传染病的分别为25.5%、25.2%,肿瘤药物的临床试验成功率仅为3.4%。有趣的是,CNS领域的研究成功率竟然也达到了15%,这还包括了黯淡的阿尔茨海默病药物,要知道据Cleveland诊所2014年的研究显示,2002-2012年期间阿尔茨海默病药物的失败率可是高达99.6%,其中一期失败率为72%,二期的为92%,三期的达到98%。

3.Unlucky 13: Top Clinical Trial Failures of 2018(GEN)

参考

药物研发临床中的遗憾与失败早已不是罕事,临床试验的失败往往引起项目终止、股价暴跌、裁员、高层变动等。近日GEN网站一如既往的列出前一年临床试验失败的药物,且对失败原因进行了分析。临床试验失败的原因很多,除了生物学方面的因素,如药物动力学、药效学和人类对药物的反应依赖于动物模型,还包括以下几方面:研究设计不足、剂量选择不当、评估时间表非最佳、疗效指标/指标不合适、数据分析问题。但不论如何,失败的代价都是相当昂贵的。

按以上统计看,今年临床失败Top13中阿尔茨海默病药物的占到5款,也不足为奇,其次癌症也有3款,当然也包括IDO大地震的Epacadostat。这13款药物类型、公司、失败事件以及相应适应症信息如下表所示。但三期试验的失败甚至导致患者死亡,并不是入选该表的唯一标准,因为许多药物虽然在关键试验中失败了,甚至失败无数次,但最终也获得足够的阳性数据而获批上市。该表也不包括因先前试验失败而终止研发的药物,如韩美的第三代T790M EGFR抑制剂olmutinib。2016年一名患者因服用Olmutinib后出现史蒂文斯-约翰逊综合征而死亡,同时公司因医疗法律问题遭到检查,且同类药物泰瑞沙的成功导致其后续临床难以招募患者。因此,韩美于2018年4月终止了该药的研发,而与再鼎医药之间原价值达8528万美元的交易也中止。

最近吉利德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NASH)新药selonsertib(GS4997)首个三期临床失败。Selonsertib在名为STELLAR-4的三期临床中,招募877名NASH诱发代偿期肝硬化患者,结果显示用药48周18毫克组有14.4%、6毫克组有12.5%、安慰剂组有12.8%患者至少改善一级纤维化,错过预先设置的48周临床终点。这对于尚无上市药物、但急需的重磅NASH领域,震惊不小,仅亚于阿尔茨海默病的折戟沉沙,虽然峰回路转的例子也比比皆是,而Selonsertib也还有一项三期临床(STELLAR-3)在较轻患者(NASH引起的桥接纤维化F3患者)中进行,可大家对其前景预估却不甚乐观,消息一公布,吉利德股价下降3.5%。目前处于晚期临床(三期)的NASH药物如下表所示,仅新药未含扩展OCA,无NDA/BLA品种。

1.Pharmacodia,数据时间2018年2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