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全面停止药房托管



近年来,在各地开展类似于药房托管的模式呈现愈演愈烈态势,反对的呼声也越来越强烈。在业界看来,药房托管有悖于推行“医药分开”的初衷,一些药房托管模式还涉嫌垄断经营,没有切断医院、医生和药品之间的利益链。

在提升药学服务能力方面,江苏也要求转变药学服务模式,各级各类医疗机构应开展治疗药物监测、精准药学个体化治疗、多学科诊疗、合理用药咨询等体现专业技术优势和价值的临床药学服务;加强临床药师队伍建设,规范处方审核调剂和点评,做好用药监测和报告,促进临床规范合理用药。

对于已经实行药房托管、变相托管的公立医疗机构,江苏表示应立即停止托管、变相托管行为,并妥善做好停止托管后的药品供应保障衔接工作。同时,要求各设区市针对公立医疗机构药房托管情况开展专项排查,并将排查情况报至省卫健委医政医管处。



值得关注的是,在禁止药房托管的同时,药学服务能力的进一步提升将被列为今后的重要工作,尤其是促进临床的合理用药。

此外,根据近日医药圈内流传的一份《关于征求开展药品使用监测和临床综合评价工作通知(征求意见稿)意见的函》显示:国家将对所有公立医院按要求报告配备品种、生产企业、使用数量、采购价格、供应配送等信息开展全面监测;并在全国各级公立医院中抽取不少于1500家,在全面监测工作基础上,对药品使用与疾病防治、跟踪随访相关联的具体数据进行重点监测。

合理用药是今后主旋律


当下,围绕临床合理用药,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政策的组合拳。2018年底,国家卫健委发布《关于做好辅助用药临床应用管理有关工作的通知》,要求公布全国和各省级辅助用药目录。

按照国家要求,要做好药事服务,促进临床合理用药。加强处方审核和处方点评,鼓励各级卫生健康行政部门依托药事质控中心等组织,开展本区域内、跨医疗机构的处方点评,将点评结果纳入对医疗机构的绩效考核指标中,并与医师处方权授予、职称评定、医师定期考核和药师审核处方质量评价挂钩。同时,加强临床用药监测、评价和超常预警,对药物临床使用安全性、有效性和经济性进行监测、分析、评估。对用药不合理、问题集中或突出的药品品种,依法依规及时采取措施。

2018年11月26日,国家层面正式宣告禁止药房托管。国家卫健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发布《关于加快药学服务高质量发展的意见》,要求公立医院不得承包、出租药房,不得向营利性企业托管药房。


随着一些问题的曝出,药房托管陆续被一些省市叫停,山东、青海、上海、湖北、广东等省市均作出了不同程度的规定,不允许对公立医院进行药房托管。

又一省份明确禁止药房托管。日前,江苏省卫健委发布《关于全面停止公立医疗机构药房托管的通知》(下称《通知》),要求全省所有公立医疗机构不得承包、出租药房,不得向企业托管药房或与企业开展类似业务合作;已经实行药房托管、变相托管的公立医疗机构应立即停止托管、变相托管行为。

不久前,北京市卫健委转发该《意见》,明确禁止药房托管。相信在北京、江苏之后,禁止药房托管将迅速在全国铺开。


又一省份明确禁止药房托管。

江苏全面停止药房托管的做法正是为了进一步落实国家卫健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发布的《关于加快药学服务高质量发展的意见》(下称《意见》)中所要求的:“公立医院不得承包、出租药房,不得向营利性企业托管药房。”据了解,该《意见》也是国家层面首次明确提出禁止药房托管。



不久前,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加强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工作的意见》,使用了合理用药的相关指标取代了单一使用药占比进行考核。在合理用药方面,把点评处方占处方总数比例、抗菌药物使用强度(DDDs)、门诊患者基本药物处方占比、住院患者基本药物使用率、基本药物采购品种数占比、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中标药物使用比例等作为考核内容。


按照江苏要求,将坚持公立医疗机构药房的公益性。所有公立医疗机构不得承包、出租药房,不得向企业托管药房或与企业开展类似业务合作;在药房供应链优化过程中,要依法依规开展药品供应延伸服务合作,不得以药品供应延伸服务方式变相托管药房,切实切断医疗机构及医务人员与企业的利益关系,确保公立医疗机构对药房人、财、物的经营自主权和管理权。





伴随着医药分开推进,药房托管曾经一度受到追捧。尤其在医院执行零差率后,没有了药品加成,医院收益减少,药房从利润来源变成成本支出,剥离药房成为了医院所需。对此,一些医院或明或暗地将药房对外承包、出租,或交予企业托管,并按照药房的销售金额分成,变相获取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