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护理服务”离不开组织推动

  只有如此,才可能真正实现上门护理服务的“互联网+”,即通过互联网把患者、医疗机构与服务人员更精准地对接起来,提供安全可靠的服务。

  首先要对医疗护理上门服务准确定性,更精准地调动医疗机构的积极性。简单来说,要让上门医疗护理服务不同于公益性医疗护理的性质,用好市场价格、收入分配的杠杆,消除医疗机构特别是公立医疗机构的顾虑与惰性,促进其承担起服务组织、管理的责任。其次要更合理有效地调配医护资源,一方面引导和鼓励医疗机构有资质的医护人员有序地加入到网约服务中来,另一方面把“网约护士”与家庭医生签约服务、诊疗跟踪服务等结合起来,提供多元化的优质服务。此外,还要引导和鼓励医疗机构发展专门的上门医疗护理团队,建立区别于医院诊疗的专业化服务机制,拓展服务范围,无缝对接患者需求。

  □木须虫
  近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发布《“互联网+护理服务”试点工作方案》,确定在北京市、天津市、上海市、江苏省、浙江省、广东省进行“互联网+护理服务”试点。
  近些年,许多地方出现由社会力量主导推动的“共享护士”App服务,所服务的对象多是行动不便的老人、骨折患者、孕妇以及婴幼儿等特殊群体。但医疗护理有其特殊性,只有通过组织化、体系化的供给,才可能满足服务安全性、规范性的基本要求。因此,开展医疗护理上门服务试点,关键是调动医疗机构的积极性,推动服务的延伸与下沉,更好地发挥组织供给的作用。而这恐怕不只需要在“互联网+护理服务”形式上有所创新,还要在服务体制机制上进行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