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河北、北京等12个省市禁止药房托管

2017年12月,山东省政府发文明确表示,将“完善药品配送企业管理办法,加强药品配送行为监管,防止独家配送、垄断经营,严禁网下采购配送药品。”

▍12省,禁止药房托管

一直以来,药房托管就是医药行业的重点关注问题,其模式建立之初是为了解决“以药养医”的弊端,但渐渐地,却被评价为“以医药分开之名,行变相以药养医之实”。

之后,国家卫健委以发文的形式明确指出“公立医院不得向营利性企业托管药房”,最终定调,药房托管被官方叫停。而十几个省份对其的转发、执行,则意味着药房托管被禁的文件,开始逐渐落地。

在“千亿市场”凉凉之前,已有很多积极布局药房托管的药企,及时止损,跳出此项目,或干脆改弦易辙。

▍此前,各省早有禁令

相关人士估计,药房托管市场可达千亿:IMS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处方外流将为零售药店带来2500亿的增量;到2020年,处方院外购药将达到总体开方量的1/3,市场规模接近8000亿,而药房托管曾被认为是处方外流的重要“实现”途径之一。

如何解决药房托管背后的问题,才是值得我们思考和关注的重点。

2018年5月,北京市卫健委、北京市中医管理局发布文件,要对药房托管行为进行清理。

▍千亿市场凉凉,药企各有出路

这可以说是对2018年11月26日,国家卫健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印发的《关于加快药学服务高质量发展的意见》中,有关“公立医院不得承包、出租药房,不得向营利性企业托管药房”相关政策的落实。

1月11日,北京市卫健委发文,坚决杜绝公立医院承包、出租药房,或者向营利性企业托管药房。这意味着,药房托管这一陷入多年争议的模式,正式在北京遭到禁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