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门槛是发展养老市场的第一步

  取消社会养老机构设立的行政许可,民间呼吁由来已久,政策层面也不乏共识,此次民政部发文,政策最终敲定。取消社会养老机构设立行政许可,降低养老机构准入门槛,实际上是减少行政对养老服务市场的干预,以更大程度激发市场活力,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这在养老服务供给矛盾突出的当下,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民政部近日印发了新年一号文件,即《关于贯彻落实新修改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的通知》,该文件明确各级民政部门不再受理养老机构设立许可申请,不得再实施许可或者以其他名目变相审批。这意味着,“养老机构设立许可”这块曾绊倒不少民办养老机构的石头被搬开了。
  不过,社会养老机构的发展困难并不只行政许可一个门槛。民政部相关数据显示,一半以上的民办养老机构只能勉强收支持平,40%的民办养老机构长年处于亏损状态,能盈利的不足9%。养老服务是切实的民生工程,不宜完全交由市场。一方面,政府应当发挥兜底作用,通过补贴、购买服务等形式,做大养老市场“蛋糕”,提高中低收入老年人对于养老服务的支付能力,提高养老服务机构的“造血”能力;另一方面,须避免一管就死、一放就乱“两个极端”,既要善于利用养老服务消费的选择权利,引导规范行业合理竞争,也要通过完善法规,创新监管手段,予以合理有效的监管,维护养老服务的基本安全。

  □木须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