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心》第74期:罗斌,一个男大夫的自我修养

3月底,北京已是春暖花开,在北京清华长庚医院二层的甲乳疝门诊我们见到了55岁的普外科主任医师罗斌。

虽然这是第一次和他面对面,但实际上早在2018年9月底,因为一个科普选题,已经和他在电话里聊过,印象最深的是一口干脆利索的北京话,又多了几分来自医生这个职业的温和与平静。

终于见到真人,1米8的身高让人眼前一亮,团队的护士、个案管理师也不吝啬于用“儒雅、绅士、温文尔雅”等词语来赞美他。

“您年轻时候一定是‘长腿欧巴’!”

“嗨,都是过去的事情啦。”

一个男大夫的自我修养

忙,几乎是每个中国三甲医院医生的工作常态,罗斌也不例外。

当天的上午门诊前后看了40个病人,中间因为会议安排耽误了一会,计划中的上午门诊拖到下午两点才结束。

比较特殊的一点是,罗斌所带领的团队主攻甲状腺癌和乳腺癌,而这两种癌症以女性患者居多,时不时需要触诊。

一个男大夫,却要和女患者打交道,颇有些妇产科男医生的意味,难道工作时候不会觉得尴尬吗?患者不会因此质疑吗?

罗斌对此并没有担忧,他告诉39健康网,患者挂你的号一定是做了功课的,因为信任才会选择这个医生。另外,甲乳外科不像妇产科男医生那么稀少,男大夫很多,每个医生也有自己的职业素养,没什么好尴尬的。

的确是如此,一上午的门诊,求医问诊的主要是女性患者,男性多是陪同的家属。必要时罗斌会为女性患者触诊,不管是触诊甲状腺还是乳房,如果仅仅是需要寻找肿块,而不需要观察乳房颜色或溢液情况或手术疤痕,触诊的全过程中,他的眼睛总是看着别的方向。

这是一个“混迹在女人堆里”的男大夫的职业修养。

医患平等,医生没必要傲慢

从业30多年,罗斌主刀了5000多例手术,职业生涯的第一台手术是1988年,“那会儿刚毕业,让我做一个阑尾炎手术,效果还不错”。

回想起当时带自己的大夫敢放手让一个新人做手术,罗斌有些小感慨:“现在很少有这样的机会了,按照规定,即使做小手术,也必须有资历深的医生盯着,主要是为了避免一些医患纠纷。”

在中国做医生逃不开“医患关系”这个话题,罗斌经常跟团队的成员强调“同理心”,他认为这就是医生该有的“仁心”。

“医生没有必要傲慢,医患之间是平等的,医生所有的知识都是病人的痛苦学来的,从跟着老师第一天学习,就是从病人来的,手术越多,反面经验越多。”

罗斌带领的团队还有一个小习惯:送每一个做完化疗的病人一束鲜花,以祝贺他们走过了最艰难的过程,每次患者都很意外,也很感动。

罗斌自己对“仁心”的诠释体现在每次诊疗过程。

因为触诊更花时间,不少医生为了看更多病人,便略过了这一过程,罗斌愿意花时间为患者触诊,而不仅仅是靠机器检查。罗斌平均留给每个患者花6~7分钟,其中有三分半钟和病人交流解释,一分多钟物理检查。

为了保证每个患者的时间,他给自己门诊数量的上限是40个,因为一旦超过,无法保证和患者的有效沟通,医生自己也容易有烦躁之类的情绪。

罗斌的一个小习惯很是触动39健康网,在跟患者一一解释或分析后,罗斌总会加一句“我说清楚了吗?”而不是更常见的“你听清楚了吗?”

同样是疑问句,一个“你”,一个“我”,患者的感受就不同了,医生的仁心也由此有了差别。

医学也需要克制

如今评价一个演员的演技高级,常常会用到“克制”这个词语,罗斌把这两字用在了诊疗工作中。

去年电话里采访中,罗斌提到乳腺癌的筛查方式——钼靶治疗时,推荐50岁以后再做,当时39健康网的科普编辑特意过来问:“是不是写错了,其他大夫都推荐40岁啊。”

事实上,这不是错误,恰恰是罗斌对医学的一个克制态度——别乱检查。

门诊中总有患者问罗斌“我是不是需要做个什么检查”,但在他看来,每个检查都是有代价的,无论是金钱还是身体损伤,因此还会劝退一些患者。

如今越来越多的话题指向癌症年轻化,有人乳房一疼就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乳腺癌,体检一发现甲状腺结节就紧张得不得了。

“让一个20多岁的年轻女孩每年都去医院筛查是没必要的。” 罗斌强调,绝大多数结节都没事儿,得癌症的大多数还是年龄大的,而不是20多岁的小姑娘,71岁长一个包和17岁完全不一样。